快樂感作為效益的問題╱朱家安

哲學家關於「道德是什麼」的辯論比賽可以追溯到上古,在眾多團隊當中,有一隊叫做「效益主義」(utilitarianism)。有些台灣人習慣以俗名「功利主義」稱呼他們,不過也有人認為「功利主義」容易帶來負面聯想,因而應該避免。

外界對效益主義的理解,大多不超過有名的效益原則:

能為最大多數人帶來最大效益的行為,就是道德上好的行為;道德上好的行為,就是能為最大多數人帶來最大效益的行為。

然而,在效益主義團隊內部,對於這個原則的每一個環節,事實上都還有所爭論:什麼是「最大多數人的最大效益?」、「什麼是效益?」...

對於上述最後一個問題,效益主義的元老之一邊沁(Bentham)認為,效益就是快樂感。對於邊沁來說,快樂感只有強度和持續時間的分別,沒有品質好壞的分別,我上次忘了問他,但我相信他會大方承認:「如果兩者一樣爽、一樣久,那讀《快思慢想》就跟腳底按摩一樣好」

邊沁是如此強調快樂,以致效益主義裡由他主導的小圈圈又叫做「享樂主義」(Hedonism)。在規範倫理學的討論中,享樂主義者不只把快樂當成道德的責任,也常把它當成人生目標所在。你的人生有所迷惘嗎?如果你去問這類享樂主義者,他們會跟你說,去替自己找一個可以爽很久的事情做,就對了。

享樂主義者這種快樂至上的價值見解,長久以來受到許多批評。例如,我相信你完全可以想像搶救國文教育聯盟啐口罵道:就算閱讀小叮噹能為國中生帶來更多快樂,也不代表這漫畫就比中華文化基本教材更有價值。

即便有些哲學家沒有搶救國文聯盟的娛樂歧視,他們也可能認為享樂主義對快樂的刻畫有問題。例如曾有哲學家指出,價值並不是只被快樂感決定。

想像一下:一個努力的小說家終於得了文學獎,在頒獎典禮之後驟然車禍身亡。縱使遺憾,我們還是會說,得到夢寐以求的獎項,對他來說是有價值的。然而,假若該獎項和典禮其實是他的朋友們惡作劇假造,在對他揭露真相前,就發生了死亡車禍,在這種情況下,當事人依然感覺到相同強度和持續時間的快樂感,但我們並不會說這個假的獎項,跟真的獎項有一樣的價值。

這個思想實驗(thought experiment)告訴我們的是,當我們討論什麼東西對人來說有價值,光考量快樂感是不夠的,因為我們不只希望自己感覺到快樂,也希望這快樂奠基於真實。

在現代,許多科幻小說和電影重新強調了這種對於「真實」的堅持。在駭客任務裡,尼歐拒絕母體藉由神經訊號提供的舒坦幻覺,選擇回到充滿苦難但真實的世界,就彰顯了:我們不但在乎自己有什麼感受,也在乎這些感受的來源是否真實。

(三)時間悖論(time travel paradox)— 回到過去的邏輯矛盾 ╱陳培興

在上一篇文章,我已介紹了「回到過去」和「越到未來」這兩種時間旅行方式,並提及到它們可能要面對的挑戰。其中針對「回到過去」的時間旅行,一直以來都有不少科學家和哲學家質疑它的邏輯可能性。這次我會介紹這些悖論,並提出另一個更扼要地指出「回到過去」可能隱含邏輯矛盾的簡易悖論版本。現在讓我們先說明最著名的祖父悖論:

祖父悖論(Grandfather paradox)

這個悖論據說是 1943 時由一個科幻小說作家 René Barjavel 在其小說《不小心的旅行者》中提出的。他指出了「回到過去」可能衍生的矛盾事態:

假設時間旅行(回到過去)是可能的話,則時間旅行者就能夠回到祖父和祖母結婚的時空,並在父母存在之前殺死自己的祖父。如果時間旅行者的祖父被殺,時間旅行者的父母就不會出生,繼而時間旅行者亦不會出生。但是,如果時間旅行者不會出生,他就不可能存在並且回到過去的時空殺死祖父,但如果時間旅行是可能的,他原則上能回到過去實踐。如此往復。[1]

這個悖論對你來說可能耳熟能詳,但本文真正想介紹的是另一個更簡單、扼要地指出「回到過去」可能隱含邏輯矛盾的悖論版本,且名之為:存在悖論(Existence paradox),這個版本是這樣的:

存在悖論(Existence paradox)

假設時間旅行(回到過去)是可能的話,則時間旅行者就能夠回到過去的時空。而如果我們同意過去總有某一個時空沒有他的存在,那麼當他回到過去某一個並沒有自己存在的時空,這時他在該時空就是存在的。這樣的話,就會出現在過去某一個時空α,時間旅行者存在並且不存在的矛盾。因此(根據歸謬法)回到過去的時間旅行是不可能的。[2]

上述內容可表達成以下論證:

(P1)回到過去的時間旅行是可能的。
(P2)如果時間旅行是可能的,則你可以回到過去。
(P3)如果你可以回到過去,則你能回到過去某一個並沒有你存在的時空α。
(P4)如果你能回到過去某一個並沒有你存在的時空α,並且付諸實踐,則該時空有你存在。
(P5)你回到的過去時空α並沒有你存在。
(P6)你回到的過去時空α有你存在。(∵P1、P2、P3、P4)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(C)回到過去的時間旅行是不可能的。(∵根據歸謬法假設P1真,P5 & P6 矛盾)

以上的論證似乎指出了:如果「回到過去的時間旅行」是可能的話,亦即先假設命題(P1)為真,原則上可推論出互相矛盾的命題(P5)與(P6),由此證明命題(P1)為假的,換言之這種時間旅行是邏輯上不可能的。然而關於「回到過去」的爭論並沒有就此完結,過往亦有不少科學家和哲學家嘗試提出解決方法。在接下來的文章,我將會介紹試圖解決時間悖論的觀點,並且分析和評價它們的觀點能否解決時間悖論。[3]


[1] 另外還有一些異曲同工的版本,可稱它們作因果循環(Causal loop / Predestination paradox)或者是無中生有悖論。簡單來說就是指出如果相對論是由愛因斯坦提出,但當時間旅行者「回到過去」告訴他,就會消除了相對論是由愛因斯坦提出的事實,那麼相對論到底誰提出的呢?
[2] 所謂一個論證運用了歸謬法(Reductio ad absurdum),即是先假設一個命題P為真,若由此推論出互相矛盾的命題q和~q,則可證明原先的假設為假。另外,不少人在運用歸謬法證明時間旅行的時候,往往沒有注意到「時間旅行」的歧義。其實應該先說明正在討論「回到過去」還是「越到未來」,否則會容易引起誤解,令人誤以為兩種方式都不可能。
[3] 這兩個理論是:(一)平行宇宙(Parallel universes)和(二)歷史一致性原則,以及(三)時間循環理論。

時間旅行系列的其他文章:

(一)可能性的幾種區分
(二)兩種時間旅行— 回到過去和越到未來
(三)時間悖論(time travel paradox)— 回到過去的邏輯矛盾
(四)回到的只是平行宇宙?— 分析平行宇宙觀點
(五)歷史是一致的,我們只是忘記了過去?— 分析歷史一致性原則
(六)時間並非線性而是循環?拓展與封閉— 分析時間循環觀點
(七)時間旅行的總結— 過去、現在、未來

作者簡介:陳培興,一九九三年生,香港長大。喜歡嚴謹的邏輯、動人的故事、美妙的詩章。經營個人網誌《書寫隨興》,嚮往以清晰而簡潔的文字表達思想,偶然寫自己感興趣的課題。

(二)兩種時間旅行 — 回到過去和越到未來╱陳培興

在上一篇文章,我們已區分了「可能」的不同意思,接下來我會介紹兩種時間旅行的討論,並且以的區分嘗試分析。在此之前,讓我們回想一下本論題最初的簡介,我提及過「時間旅行」也是有歧義的,它可以分成兩種:一種是回到過去,另一種是越到未來。這兩種時間旅行(回到過去和越到未來)的意思將會是判斷它們是否可能的關鍵,現在讓本文先作基本簡介:

越到未來的時間旅行(Forward time travel)

首先講述「越到未來」的時間旅行,目前科學家已經知道「越到未來」的時間旅行至少在邏輯上和經驗上是可能的。而如果你接受以下這個事例,甚至可以說技術上也是可能的:

在 2005 年的時候,俄羅斯太空人(Sergei Krikalev)已經以每小時 17,000 英里的速度環繞地球 803 天,他的時間流逝相對於地面上的人每 50 秒便會慢上1秒鐘。當他回到地面的時候,就會以較少的時間流逝來體驗地面上如常變化的事物。[1]

我們說過談論時間旅行會涉及到兩種時間:一種是時間旅客本人所經歷的時間,另一種是時間旅客以外世界所經歷的時間。這兩種時間的進程不一樣,就可能產生時間旅行的效果。假如你對「越到未來」的定義能接受剛才的事例,那麼這種時間旅行會是可能的。

一來這種「越到未來」的時間旅行並不抵觸邏輯定律,所以是邏輯上可能的。二來根據相對論,在高速運動的參照系上,時間的流逝就會變慢[2],所以乘搭火箭的太空人與地面上的人有不同程度的時間流逝,因此在經驗上(物理)也是可能的。三來這事例正是一個技術上實踐的例子,因此也證明了在技術上都是可能的。

然而,或許有人會覺得這事例不算,因為 Sergei Krikalev 的時間跳躍幅度根本微小得無法從外觀上看出任何分別,甚至我們心目中的「越到未來」是跳躍幅度更大的時間旅行。目前已知有科學家開始研究如何利用黑洞(Black hole)來達到大幅度的「越到未來」,但是要實現這個目標仍有很多技術上的問題有待解決。

time travel.jpg

回到過去的時間旅行(Backwards time travel)

另外要講述的是「回到過去」的時間旅行方式。我相信這種時間旅行的可能性才是大家最關心的,因為不少人都想藉著「回到過去」來彌補過往的憾事。那什麼是「回到過去」呢?就我理解它的意思未必清楚,或者說「怎樣算是回到過去?」未必有一個公認的說法。

雖然如此,但我們能以最被普遍接受的科幻意義的「回到過去」作介紹和分析,現在先設想以下一般科幻意義底下的回到過去:

假設在 2020 年,20 歲的某人甲乘搭時光機器回到 10 年前。即是到了 2010 年,穿越時空的某人甲仍保留其 20歲 的身體和記憶,並且與一個 10 歲時的他同時存在;然而某人甲在這個時空仍可以自由活動,甚至與該時空的人交談。

以上這種透過某些「媒介」(可以是一個按鈕、機械、信物等等)從某一個事間點出發一分鐘後,到達十年前的過去的時間旅行似乎耳熟能詳,我們不難從科幻小說或電影找到相類似的情節。然而,這種「回到過去」的時間旅行真有可能實現嗎?過去不少科學家和哲學家都質疑這是邏輯上不可能的,其中最著名的莫過於祖父悖論(Grandfather paradox),我們將會在下一篇文章開始討論這些時間悖論。


[1] 資料來源,詳見:Lyndon B. Johnson Space Center, (2005), Retrieved from: http://www.jsc.nasa.gov/Bios/htmlbios/krikalev.html
[2] 以往科學家以兩個相同的原子鐘來做過實驗:他們把原子鐘一個放置在地面,另一個放置火箭上,並且讓該火箭以高速飛行一段距離。等到返回地面的時候,結果發現火箭上的原子鐘已比放置在地面的原子鐘慢了些;這個作用又稱為時間膨脹(time dilation)。

時間旅行系列的其他文章:

(一)可能性的幾種區分
(二)兩種時間旅行— 回到過去和越到未來
(三)時間悖論(time travel paradox)— 回到過去的邏輯矛盾
(四)回到的只是平行宇宙?— 分析平行宇宙觀點
(五)歷史是一致的,我們只是忘記了過去?— 分析歷史一致性原則
(六)時間並非線性而是循環?拓展與封閉— 分析時間循環觀點
(七)時間旅行的總結— 過去、現在、未來

作者簡介:陳培興,一九九三年生,香港長大。喜歡嚴謹的邏輯、動人的故事、美妙的詩章。經營個人網誌《書寫隨興》,嚮往以清晰而簡潔的文字表達思想,偶然寫自己感興趣的課題。

(一)可能性的幾種區分╱陳培興

在上一篇文章,我們已簡介過時間旅行(Time travel)的討論。接下來可以開始探討時間旅行的可能性。但在此之前,我們首先要先知道「可能」這個語辭也是有歧義的,這次本文會說明和區分「可能」的不同意思,藉此把它清楚地應用在時間旅行的討論中。

你或許會奇怪:「可能不就是可能嗎?這有什麼好區分的?」其實「可能」是一個有歧義的語辭,雖然在日常生活上就算不釐清也什麼影響,但是在談論時間旅行的語境中,它會是比較容易引起混淆的字眼。為免因為歧義而引起不必要的爭論,我們要先釐清「可能」的用法,藉此展開一個較清晰的討論。

談論時間旅行至少會涉及以下幾種可能性:

一:邏輯可能性(logical possibility)
二:經驗可能性(empirical possibility)[1]
三:技術可能性(technical possibility)

當我們說某件事態是邏輯上可能的意思是指:該命題並不抵觸邏輯定律、並不同時斷定(或蘊涵)自相矛盾的情況。那什麼是自相矛盾呢?譬如:「我是人並且不是人」就是一個自相矛盾的例子,它有著同時斷定P和~P的意思,凡是不蘊涵這種邏輯矛盾的命題才是邏輯上可能的。

而當我們說某件事態是經驗上可能的意思是指:該事態並不違反自然律(laws of nature)包括各種物理法則例如「沒有任何物質能以超光速運動」(假設這些物理法則是真的),凡是不違反自然律的事態才是經驗上可能的。

另外當我們說某件事態是技術上可能的意思是指:該事態並不與當時的技術水平有所抵觸。例如「載人登陸月球」在過往是技術上不可能的,但隨著科技水平提升,在現今的技術已經能夠實現。又例如「建造載人百萬的飛行船」亦是現今技術上可能的,儘管沒有國家會耗費龐大的資金和人力去實踐。只要不抵觸當時的科技水平,我們就會說該事態是技術上可能的。

最後若你有細心留意,應該不難發現這幾種可能性之間還有重要程度之分,其中又以第一項邏輯可能性最為基本,第二項經驗可能性次之,第三項技術可能性在後。許多哲學家和科學家所質疑的並不是「時間旅行」是否在技術上可能,而是邏輯上是否可能,這種質疑比起其餘兩項有更大威脅。

因為任何命題若是邏輯上不可能,那麼它在經驗上和技術上也是不可能的。比如「我畫一個『是圓又並非圓』的圖形」,這命題無論我怎樣做,它在經驗上和技術上也是無法達成的。這因為該命題隱含矛盾:「圓」和「並非圓」兩者既不可能同真,亦不可能同假,我們無法達成邏輯上矛盾的命題。相反,如果某件事態並不抵觸邏輯定律,也不違反自然律,只是在目前技術上無法實現,那麼我們仍可以想像有一天科技進步了,到時候就能把它實現。


[1] 經驗可能性有時亦稱「物理可能性」(physical possibility)。

時間旅行系列的其他文章:

(一)可能性的幾種區分
(二)兩種時間旅行— 回到過去和越到未來
(三)時間悖論(time travel paradox)— 回到過去的邏輯矛盾
(四)回到的只是平行宇宙?— 分析平行宇宙觀點
(五)歷史是一致的,我們只是忘記了過去?— 分析歷史一致性原則
(六)時間並非線性而是循環?拓展與封閉— 分析時間循環觀點
(七)時間旅行的總結— 過去、現在、未來

作者簡介:陳培興,一九九三年生,香港長大。喜歡嚴謹的邏輯、動人的故事、美妙的詩章。經營個人網誌《書寫隨興》,嚮往以清晰而簡潔的文字表達思想,偶然寫自己感興趣的課題。

(序)時間旅行(Time travel)╱陳培興

Stock Images By Edwin Verin

在現代眾多天馬行空的想法之中,時間旅行可能是最令人著迷的一個,社會上不少暢銷的科幻小說和電影和都會以它作為題材。畢竟隨著現代科技發展,我們可以很容易想像乘搭時光機穿越過去與未來的可能性。而我亦相信時間旅行是不少人的夢想,因為藉著「回到過去」,我們似乎可以改變歷史,讓自己的人生重來一次;抑或是「越到未來」,去體驗在火星居住的滋味、去看四周都是飛行船的世界。這種種想像和憧憬都驅使科學家一直研究時間旅行的可能性。

談論時間旅行會涉及到兩種時間:一種是時間旅行者本人所經歷的時間,另一種是時間旅行者以外世界所經歷的時間。這兩種時間的進程不一樣,就可能產生時間旅行的效果。譬如在日常生活,我們身邊的所有事物都順隨自然的時間流動而變化,比如四季變遷、花開花落,人隨年月衰老。而時間旅行就是相對於這種自然的時間運行;從某一個時間點,去到另一個時間點的過程。[1]

在許多科幻小說的情節,故事中的主角總能夠透過某些「媒介」(可以是一個按鈕、機械、信物等等)從某一個時間點出發一分鐘後,到達十年後的未來(或者十年前的過去);而且他所流逝的時間又與周圍世界的時間全然不同,這時候我們就可以說他經歷過時間旅行,是一個時間旅行者。

然而時間旅行真有可能實現嗎?在進入較深入的分析之前,我們要先知道「時間旅行」是有歧義的,它可以分成兩種:一種是回到過去,另一種是越到未來。[2]這兩種時間旅行所面對的質疑截然不同,前者主要被質疑的是邏輯上的可能性,而後者則是技術上的可能性,但箇中分別我們會留待下篇文章開始詳說。

接下來本文會先區分不同意思的可能性,再簡單介紹這兩種時候旅行,接著分析著名的時間悖論,繼而判斷為時間旅行辯解的觀點是否成功,最後我會總結對時間旅行的見解。這幾篇文章將分列如下:

(一)可能性的幾種區分
(二)兩種時間旅行— 回到過去和越到未來
(三)時間悖論(time travel paradox)— 回到過去的邏輯矛盾
(四)回到的只是平行宇宙?— 分析平行宇宙觀點
(五)歷史是一致的,我們只是忘記了過去?— 分析歷史一致性原則
(六)時間並非線性而是循環?拓展與封閉— 分析時間循環觀點
(七)時間旅行的總結— 過去、現在、未來


[1]這並非要窮盡時間旅行的定義,而旨在透過約略的界說來展開討論。
[2]本文會先強調:在時間旅行的討論中,這兩種時間旅行方式(回到過去和越到未來)的意思將會是判斷它是否可能的關鍵。

作者簡介:陳培興,一九九三年生,香港長大。喜歡嚴謹的邏輯、動人的故事、美妙的詩章。經營個人網誌《書寫隨興》,嚮往以清晰而簡潔的文字表達思想,偶然寫自己感興趣的課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