政治義務:差強人意的同意論/張裕斌

公民不服從是最近相當熱門的話題,政治人物關心學者專家感興趣,也是許多公民運動訴諸的道德基礎。公民不服從的前提是公民服從了國家,有趣的是,服從和其衍生的問題卻沒有受到重視。

為什麼我們應該服從國家與法律?我們是基於什麼理由有義務服從國家和遵守法律呢?這是政治哲學中稱之為「政治義務」的問題。這個問題雖然相當抽象,卻直接牽涉到國家的道德正當性與政治合法性基礎,出於這個理由,它值得我們關心與討論。

一個好的政治義務理論至少應具備以下兩個元素:
第一、它要能夠解釋為什麼所有公民都有政治義務。
第二、它必須說明為什麼服從國家跟守法不會損及個人自由。

我將使用以上兩個判準討論「同意論」(consent theory)的優點跟缺點。

同意論:人們在思考過後會同意服從國家與遵守法律。

一方面服從國家與法律符合個人利益,另一方面人們是自願地服從國家與遵守法律,所以同意論普適於所有人,而且也不會損害個人自由。

看起來同意論是個很棒的理論,它說明了為什麼所有人都應該服從國家與遵守法律,也化解了服從國家跟守法可能會損及個人自由的疑慮。但是,同意論真的這麼厲害嗎?

同意論有兩大流派:「假設同意派」(hypothetical consent)與「默默同意派」(tacit consent)。

假設同意派

相較於沒有國家與法律,服從國家與遵守法律對你更有利,所以你應該服從它們。

首先,他們請你想像一個沒有國家也沒有法律的世界。根據流派祖師爺霍布斯(Thomas Hobbes),人在那種世界過的是「孤單、貧乏、骯髒、殘暴、短命」的日子。所以,如果你夠理性,你就應該服從國家跟遵守法律,這麼做最起碼可以保障生命安全。但是,這個主張卻差點讓假設同意派倒台。

沒有國家與法律的世界真的那麼糟糕嗎?我看你是故意把它說成這麼糟,來說服我接受你的理論的吧?雖然很難考證,但是假設原始社會(the state of nature)很富裕,像伊甸園那樣,那我為什麼要接受假設同意派的理論呢?默默同意派的宗師洛克(John Locke)不僅提出和霍布斯相反的原始社會圖像,也發展了另一套理論。

默默同意派

你有義務服從國家和遵守法律,因為你已經享用了國家所提供的資源。

洛克認為,在使用公共建設跟享受社會福利等公共資源時,我們其實已經默默地同意國家跟法律施加給我們的義務了,比如說繳稅。很不幸的是,默默說也有嚴重的內在缺陷。

首先,我怎麼可能可以不使用國家提供的東西。我家前面剛好是和平路,我怎麼能不走和平路呢?如果政治義務的前提是享受,那馬上就會違反好理論的第一個構成要素──普適性。如果我沒有享用到好處,或者我拒絕這個福利,那我為什麼要服從政府跟守法?

結論

這篇文章嘗試簡單地梳理同意論中兩大流派的主要論證和缺點。根據上面的討論,同意論雖然能夠解釋我們為什麼必須服從國家與遵守法律,但是它並不是令人滿意的理論,不論是假設同意派或者默默同意派。

Comments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